新冠治愈者期盼回归正常生活,社会该放下心理戒备了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王者彩票 > 产品中心 > 新冠治愈者期盼回归正常生活,社会该放下心理戒备了
新冠治愈者期盼回归正常生活,社会该放下心理戒备了
发布日期:2022-06-03 10:46    点击次数:140

6月1日,上海在经历了两个多月的疫情封控之后,终于要逐步回归正常。而对于在此轮疫情中被感染的60多万上海居民来说,他们的生活如何恢复正常化更值得关注。

在近日举行的多场上海疫情防控发布会上,相关部门多次重申社区不得拒绝出舱出院人员的回归。5月31日,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长曾群特别强调:“对于居住在本社区的确诊出院、无症状感染解离人员,解除集中隔离后回社区进行居家隔离的密切接触者,回社区进行居家隔离的密接的密接等,社区不得拒绝进入,应按规定严格落实好相关管控措施。”

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赵丹丹也在上周的发布会上表示:“针对出院、出舱等人员,市防控办要求,各区要指导敦促街镇加强对接,做好政策解释疏导,居委会、物业等不得阻拦、拒绝有关人员返回社区。”

出院出舱人员更需要社会关心

随着上海大部分方舱医院都已关闭,大量新冠感染者目前都已经返回居住地,接下来他们将重返工作岗位。在社会对他们予以接纳的同时,也会有一些矛盾和不便,需要各方协助。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医师谢斌教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与没有感染新冠的人相比,感染过新冠的人在恢复正常生活的时候肯定会更加谨慎和敏感,尤其是对于一些具有焦虑、强迫和疑心病等特质的人来说,就更需要社会的关心。”

近期,针对有感染了新冠的孩子家长反映,老师把孩子留在教室的书本、作业和文具全部丢掉,致使孩子闷闷不乐。对此,一位相关领域专家在接受人民日报大江东采访时指出:“目前来看,奥密克戎病毒长期存在病人体内成为慢性病的案例几乎没有,但阳性感染者出院出舱后的心理健康状况值得重视。”

从政策的层面来看,目前对于出院出舱人员最大的不同是,根据上海市防控办的要求,他们在居家健康监测后的3个月内,不纳入社区筛查。按照目前防控办的规定,他们需要自行前往常态化核酸检测点,进行单人单管检测。

多位从方舱解除隔离返回社区的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们自5月17日以来就没有参加过社区核酸筛查,至今已有半个月之久。有人向第一财经记者反映,自规定出舱出院人员不纳入社区筛查以来,邻居们就经常躲着绕道走。

“一些邻居还让我们主动向居委会申请要求核酸。”早在4月底就解除了隔离的袁女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小区封控至今刚刚发了出门证,在封控期间,居委会不安排人员上门,我们是没有地方去做核酸检测的,在一些人看来,我们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针对此前有人因为长时间不做核酸,健康码自动转为黄码的现象,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一些两周未做核酸检测的出院出舱人员的健康码至今仍为绿码。

本月早些时候从方舱解除隔离观察的王先生所在小区,半个月前就已成为防范区。王先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自己在居家监测第7天,有防疫办上门进行核酸,阴性结果出来后,即可自由出门活动,期间未受到限制。“只要不进入商场超市等公共场所,没有核酸证明问题不大。”王先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不过,考虑到王先生所在的单位也在推进复工复产,预计在端午节后需要返回工作岗位,王先生表示,这两天他准备去就近的常态化核酸检测点进行核酸,以防健康码转为黄码。

“随着社会逐步恢复正常,未来社区的核酸检测也会越来越少,以后大家可能都需要自行核酸检测,就回到从前的模式了,所以我们出舱人员不纳入社区检测其实也没有太大影响。”王先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复阳”或是“伪命题”?

有人担心,不将出舱出院人员纳入社会核酸筛查,是否因为这些曾经感染过新冠的人存在“复阳”的可能性,这样会使社会面永远难以“清零”。

对此,专家向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称,所谓的“复阳”其实是一些免疫系统较弱的人,体内的病毒清除时间较长,反复波动造成的,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再感染”,目前还没有数据证明,“复阳”患者有传染性。

深圳第三人民医院院长卢洪洲教授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研究发现很多核酸阳性的样本并不具有感染性,特别是病程大于14天的样本。”

按照国家新版防控方案,出院出舱标准为Ct值大于等于35。“在国际上,核酸Ct值在35-40之间可以基本视为安全域值,也就是说此时患者传染的可能性非常小。”重庆医科大学校长黄爱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但病毒感染是个相当复杂的过程,病毒的复制和清除均受到宿主和病毒相互作用的影响,个体差异性很大,所以也不排除极少数人的病毒清除需要一个更长的时间,并且会出现反复。”

黄爱龙认为,认识病毒复制和清除的动态过程,对制定有效的隔离、筛查和检测等公共卫生方案具有重要的作用。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感染科主任胡必杰教授也表示:“我们发现新冠复阳人员并没有引起周围人群的感染或者传染的情况,对复阳的样本进行基因测序,也没有测到完整的病毒序列,提示复阳标本为核酸片段,也就是死病毒,没有传染性。”

不过也有多位方舱和定点医院医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确实也存在个别患者在两次核酸阴性出院后又“复阳”送回医院的情况。相关医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可能有两种情况导致:“一种情况是由于当时方舱和定点医院的床位数比较紧张,为了提升床位周转率,一些人住院或者隔离观察时间仍然不够,病毒仍在低水平复制;另一种情况是不排除一些人进方舱时的核酸检测结果有误,进了方舱再感染的‘复阳’情况。”

针对第二种情况,专家表示,应该对阳性感染者的结果进行再次确认复核,以避免造成巨大的个人和社会损失。

一位传染病专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关于“复阳”的说法,国际上也颇具争议。“对于’复阳’的定义是,在患者在经过治疗恢复后,核酸又显示阳性。”他向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称,“但是现在问题是,你无法证明患者在‘复阳’之前是否真的恢复了,还是病毒一直处于低水平的复制;另外单凭核酸检测也无法判断患者到底是‘复阳’还是‘再感染’,所以‘复阳’的说法在学界上也有人不认同,需要进一步研究调查得出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