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苦苦卖的货款全被他人提走,网络店铺咋成了他人的“网络提款机”?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王者彩票 > 产品中心 > 辛辛苦苦卖的货款全被他人提走,网络店铺咋成了他人的“网络提款机”?
辛辛苦苦卖的货款全被他人提走,网络店铺咋成了他人的“网络提款机”?
发布日期:2022-09-07 11:38    点击次数:126

2019年初,四川某农业科技公司为开拓网络端市场,进一步提高旗下农产品销量,决定开通网络店铺。经过对消费受众群的分析,他们认为有必要通过微信小程序建立销售渠道,因此委托某传媒公司为其微信公众号开发配套的网络店铺。传媒公司安排技术过硬的张某承担具体的程序开发工作。张某不负所望,仅用数天,就基于四川某农业科技公司的微信公众号,开发出一款集销售、收款为一体的程序,取名“放心购”。

2019年4月,“放心购”正式上线运行。农业科技公司不断上架各种优质农产品,通过微信网络店铺购买的顾客也越来越多。运营两年后,2021年5月,农业科技公司想从“放心购”程序绑定的账户中提现资金,却发现账户余额不足1000元。农业科技公司迅速开展自查,经调取“放心购”后台的资金流水及相关数据发现,自2019年6月起,有一个微信账户持续从“放心购”提现,每次金额从200元至5000元不等,累计提现近10万元。

农业科技公司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通过侦查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经调取微信账户信息核实,该微信的拥有者正是“放心购”的开发负责人——张某。原来,张某在开发完成“放心购”程序之后,表面上把程序的管理权移交给了四川某农业科技公司,实际上却偷偷保留了“放心购”后台的管理员最高权限。这个权限不仅可以直接免费给个人账户充值、审批提现申请,甚至还可以限制其他管理员的权限。同时,张某在测试“放心购”时,就在“放心购”上注册了个人账户。这样,张某就能够利用管理员权限,通过充值、提现,把“放心购”账户上的资金全部转移到自己的微信账户,将“放心购”变成自己源源不断的“网络提款机”。公安机关迅速挡获了犯罪嫌疑人张某。

张某:我错了。唉,一开始也没想着要从里面转钱出来,只是留了个后台权限给自己。后来有一次缺钱的时候发现可以转出来,有一次就有二次,然后就越转越多。

回忆起自己的犯罪经历,张某后悔不已。据他交代,从2019年6月起,他就利用管理员账号持续向自己在“放心购”的个人账户虚假充值,然后申请提现,再利用管理员审批权限同意提现申请,自己申请、自己审批,“放心购”账户中的资金就这样被转移到了张某的微信账户。2022年3月24日,案件被移送四川天府新区成都片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在依法提讯张某的过程中,通过检察官的释法说理,张某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自愿认罪认罚,并表示愿意向被害单位赔偿损失。随后检察机关约见了被害单位负责人,详细了解“放心购”的整体开发、运营情况以及资金结算流程,同时积极修复社会关系,推动双方达成赔偿谅解协议。在检察官的见证下,张某的家人代为向农业科技公司全额赔偿了损失,张某也取得了该公司的书面谅解。

2022年5月10日法院开庭公开审理此案,采纳了检察机关提出的量刑建议,以盗窃罪判处张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1万元。同时,针对农业科技公司在经营管理方面存在漏洞,天府新区成都片区检察院对这家公司开展 “法律体检”,针对性提出对策建议。

【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解读嘉宾

四川天府新区人民检察院 第三检察部

副主任 郭高

四川天府新区人民检察院 第三检察部

检察官助理 周霞

当前的技术背景下,盗窃罪等财产犯罪有一些什么新的发展趋势?

由于快捷支付越来越普及,消费者使用现金的场景越来越少,类似于本案带有较强“技术特征”的犯罪行为越来越多。本案当中表现出来的是技术开发人员“钻空子”,直接控制了购物程序后台,非法转移资金。在其他地方也发生了犯罪分子利用计算机技术,通过二维码反向渗透进软件后台,盗刷企业用来抽奖的数十万奖金。我们在享受快捷支付技术带来的便利的同时,这些技术也给财产安全带来了新的风险,一部分的犯罪从物理空间向网络空间发生转移。

针对技术型的风险,企业如何有效进行预防?

首先是选择专业、可靠的合作伙伴。目前,有很多有开拓网络销售渠道需求的企业自身不具备独立开发的技术条件,未配备专门的技术部门和技术人员,对搭建网络交易平台的技术原理和逻辑结构缺乏基本认识。在这样的情况下,就需要选择专业程度高、信誉度也比较高的企业作为合作方。其次是在合作协议中明确双方的权利义务。尤其是涉及到资金结算功能,对开发方应当履行的义务细节要进行明确列举,对由于技术原因造成财产损失的责任进行明确约定。最后是建立完善的财物制度。要定期组织人员对账户资金进行结算,及时核账,即便有问题也可以尽早发现。

司法行政机关也会不断健全关于网络犯罪的体制机制,完善证据指引、量刑规则等等,建立起有力的法律屏障。另一方面,按照“谁执法谁普法”的原则,不断加强普法力度,让更多的人意识到违法犯罪后果,提高大家的守法意识。

案件中提到被告人与被害人达成“赔偿谅解协议”,这个协议是什么性质?对被告人的定罪量刑会产生什么影响?

“赔偿谅解协议”并不是一种法定的文书,指的是犯罪行为发生以后,犯罪行为人通过约定向被害人赔偿损失、表达歉意等义务以获得被害人的谅解的一种协议。实质内容有两部分:一部分是约定犯罪行为人要履行的义务,通常是给付一定的金钱赔偿;另一部分是被害人一方表示对犯罪行为人的谅解。这个协议完全是基于双方的自愿,也不是说有“赔偿”就一定会有“谅解”。

对于侵犯财产类的犯罪,犯罪行为人非法占有或者损害了他人的财产权益,对受侵害的部分进行赔偿本来就是法定的义务。即便行为人不主动赔偿,法院在判决时也会要求退赔。只是说,行为人在判决前主动地进行赔偿是一种悔罪的表现,证明他有改过自新的意愿,主观恶性比较小,那么我们在量刑的时候可以酌情考虑。对被害人一方来讲,接受赔偿是他的权利,他可以选择接受赔偿或者不接受;但谅解并不是义务。被害人可以在接受赔偿以后,选择不谅解,这都属于权利人的自由。

根据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如果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主动退赔并且取得谅解的,可以取得一定幅度的从轻处罚。主动退赔但是未取得谅解的,也可以有一定幅度的从轻,但是幅度会小一点。但是这一些只是在量刑上有所影响,并不会影响定罪。

既然赔偿谅解是双方当事人的自由,检察机关在这中间充当的是什么角色?跟检察机关的职能有什么样的联系?

首先,赔偿、谅解是被告人一方和被害人一方的自由选择,检察机关充分尊重当事人的选择。但是在办案过程中,检察机关并不是简单地就案办案,一方面要通过释法说理,让犯罪嫌疑人真正认识到错误,主动地进行弥补;另一方面也要积极开展追赃挽损工作,为权利人尽早地恢复受损害状态。这样才能有效地化解社会矛盾,最大实现办案政治效果、社会效果、法律效果的高度统一。

“法治建设既要抓末端、治已病,更要抓前端,治未病。”近年来,检察机关通过适用认罪认罚、落实少捕慎诉慎押、开展公开听证等工作,加强诉源治理,推动矛盾纠纷源头化解。将办案职能向社会治理领域延伸,减少社会矛盾产生的负面影响,实现案结事了人和。例如在本案当中,张某通过积极退赔,取得被害人的谅解,被害人也弥补了损失。在判决生效以后,公司还愿意给张某工作机会,就实现了很好的社会效果,真正地在源头把纠纷化解。

本案当中的“法律体检”是一种什么样的制度?对企业有什么影响?

企业法律体检,是检察机关创新履职方式,帮助企业提高风险应对能力,营造法治化营商环境一项探索。企业和人一样,在发展壮大过程中会累积一些“病灶”,需要专业的人“对症下药”才能有效降低法律风险,保持长远健康发展。检察机关针对办案过程中或者其他履职过程中发现的一些企业可能存在风险的点位,基于检察机关的职能对企业的经营管理制度提出风险提示或者建议,帮助企业发现、弥补漏洞,建立更加完善的体制机制。

企业作为市场主体,更多的时候将关注点放在创造利润上,有的时候会忽略经营过程中面临的法律风险。定期地进行“法律体检”,能够尽早发现尽早解决。企业要有预防法律风险的意识,否则,长期积累之后可能会“积重难返”,对整个企业的生存造成严重威胁。

来源:998法治大讲堂编辑:盖丹阳

法治成都12348 “云学法”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