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制服诱惑,我是看怕了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王者彩票 > 服务项目 > 他制服诱惑,我是看怕了
他制服诱惑,我是看怕了
发布日期:2022-05-13 11:32    点击次数:61

30 万,19 天,能拍出一部什么样的电影?真粗糙。真彪悍。说的是一个没有褪色的社会寓言:一件衣服,能有多大的魔力?制服2003 年的电影。好像,也是只能属于那个时候的电影。灵感来自于真实经历。导演刁亦男的弟弟,高中没上完就出来混社会。有一次,他在公共汽车遇上了一个假警察,那个假警察抓了他,还带他去亲戚家索要罚款。这个没头没尾的故事,让他产生了无限兴趣。于是刁亦男写成了剧本,贾樟柯帮忙凑了点钱,顺便当了把监制。低成本,非职业演员,底层人物,还真有点像《小武》。但是它又多了一点魔幻和讽刺。制服,一种最高级的中式诱惑。01都是那件制服惹的祸。主人公王小建,一个裁缝,每天和衣服打交道。经营着一个铁棚搭建的破烂裁缝铺。从社会背景上看,相比于《小武》的小镇青年,这部电影更接近《任逍遥》。都市,国营工厂,下岗潮。△ 看到买断工龄的钱:" 妈,你不会抢银行了吧?" 工厂效益不好,一代人被他们依附的 " 单位 " 剥离出去。旧的生活制度瓦解了。新的出路又在哪?年轻人进不去厂,一时又没有好的就业机会,只能 " 社会 " 着,飘着,好像任逍遥。王小建是一个比较老实本分的青年。做裁缝,辛辛苦苦替人家做件衣服,就收十几二十块钱。但还能怎么样?老老实实,熬着呗。母亲无业,父亲是搪瓷厂下岗职工,还瘫痪在床,一家人挤在背阴的破旧筒子楼。都说少年穷。穷的哪里只是钱。穷感情。20 好几了还光棍一条,遇上喜欢的姑娘,一个漂亮的小卖铺店员,刚要搭讪,人家一点好脸不给:要买买,不买走。更穷尊严。胆子小。在游戏厅里打游戏,好不容易赢点钱,被比他小的混混抢走。连口中唯一那根给自己鼓气的香烟,都叫人一巴掌打落。好像什么人,都能在他头上踩一脚。一次去厂里给父亲的情况登记,被门卫当闲杂人等驱赶。‍ 好不容易溜进去,倒霉如他,又碰上失业员工闹事。他们找不到领导,看到小建,不管三七二十一,当成出气筒。‍ 小建还因为卷入闹事纠纷,被带去调查。他蹲在墙角,警察,厂里的人,保安,全都可以骂他。可这事明明就跟他没关系。而他只能掩面,不敢面对头顶压抑的世界。‍ 这样无法喘息的日子,有天,被一件警服打破了。那本来是被送来熨烫的。结果到了时间,还没人来取这件制服。小建送上门,邻居才告诉他这位警察出了车祸。那,还会有人来取吗?说来也是神差鬼使,这件制服,好像是在寻找附身的主人似的。王小建在回来的路上,风雨交加,他的衣服被淋湿了。没办法,只好暂时换上了那件制服——不然,他哪敢动这心思啊。结果就像魔法那样。王小建换上了衣服,他的世界好像也换了副面目。一位恰好也来避雨的女孩走上前来。警哥,借个火这称呼,这语气,这态度,是他从小到大一辈子没体会过的啊。那一秒,他成了一个有身份的人。小建从此过起了两种生活。平时,他依旧是那个窝囊苦闷的底层裁缝。但一穿上制服,他就拥有了之前不敢想象的一切。02关于制服的电影,近些年还有一部,《冒牌上尉》。战场上的逃兵本来要被处死,结果因为捡到一件上尉的制服,从此获得了开挂的人生。每去到一个地方,那里的人就对他马首是瞻。尽管这件制服里的 " 内胆 ",只是一个 19 岁的新兵。一开始,获得了制服,你得扮演新的身份。但后来就会发现——你都还没开始演,人家已经自动入戏了。小建的 " 上岗培训 ":对着交警,学习指挥姿势。‍ 小建的实践:嗐,根本不需要花里胡哨那一套。往那一站,还没说话,车里的人像一笼市场上的鸡,六神无主地等候发落。‍ 不知不觉地,制服开始长到了身上,成为你人格的一部分。一个细节,抽烟。刚穿上制服的小建,紧张,惶恐,抽烟的手好像不听使唤。‍ 没多久,他已经熟练拿捏了气质。自信,就是这样由内而外。‍ 制服当然不是入戏好玩那么简单。制服换来了爱情。跟他借火的女孩,音像店店员莎莎,成了小建的女朋友。这个来西安打工的外地女孩,把他当成了一棵可以依靠的大树。制服带来了生财之道。因为父亲需要一笔不菲的治疗费用,小建打起了歪主意。他在郊区的路口,守株待兔。每日总能抓住那么些人,让他们上交罚款。一身制服的小建,终于超脱了自己的阶层。他开始俯瞰这个社会,周围的人都要仰着他的鼻息。被制服附身的人,仿佛中邪了一般,也露出了比平时更凶狠的爪牙。比如拦到了一个运西瓜的司机,他张口就要 300。在那个年代,这相当于半个月工资了,司机委屈想要辩解,他威胁道:要不然上警队,再给你多罚 100。你以为这完了?司机刚要走,小建肆无忌惮地说——载我一段他兀自坐到了副驾驶,司机手里的瓜摔到地上。那愤怒,无声,炸裂。一件制服,在两个原本同属于底层的人之间,划分出了一条不可逾越的界线。‍制服换来了尊严。而这个社会里一个人的尊严,好像总是以牺牲另一个(或者更多)人的尊严为前提的。制服,是权力的符号。‍ 它规定了尊严的分配模式。《制服》清楚地展示着发生在小建身上的某些变化。但这还不够。它更让我们看到了,到底 ‍ 是什么塑造了一件制服的力量。03《制服》不止一次在细节处强调着" 身份 "于这个社会的重要性。只是设置在千禧年初,官本位思想依旧严重的古都西安,更显得典型。小建的父亲进医院时,因为工厂兼并问题,他的福利证明作废,高昂的医疗费无法报销。他拿出烟来,想寻求医院的通融。对方张口便问,你是做什么的?在哪里(高就)?看小建被问懵了的反应,显然,他长期游离在这套话语体系以外。后来,再来到医院时,他直接穿上了制服。再也没有人问他:你是干啥的?身份的困境,不仅体现在王小建身上。电影设计了一组有趣的对照。小建的女友莎莎,也拥有一套 " 制服 "。平日里,她总穿着那套清纯的白裙子,在音响店工作。但另一个身份,是一名出台小姐。在发现小建是假警察之后,她并未拆穿。有意思的是,小建发现她的另一身份后,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也装作毫不知情。二人心照不宣,穿上各自的制服,三分真情,七分做戏。人人都需要一个得以庇佑的身份才能活下去,哪怕是虚假的。而人,又是多么容易就沉溺在这种幻觉带来的短暂满足中。电影里,还有一个人物很有意思。工厂门卫。小建去工厂给父亲做情况登记,门卫指着那块 " 闲人免进 " 的牌子,说什么也不让他进去。看到了吗。一个门卫也有他的 " 制服 "。哪怕那只是一件没有字的白色汗衫。在这件制服下,他有了平时说话没有的声量,平时做人没有的气焰。不需要听任何解释,不需要了解任何诉求。只要认准上级下达给他的那条 " 闲人免进 "。甚至。在小建因为卷入工厂闹事被警察审讯时,他也有权在一旁辱骂小建。‍ 后来,穿上了制服的小建,从一个被欺凌者的身份,成为了欺凌者,肆意报复这个压抑他的社会。那个曾把他拦在门外的保安,被他穿着制服狠狠揍了一顿。或许。保安当初那样对待小建,也是发泄在别处收到的无处可去的怒火 …… 而那个摔碎西瓜的司机,此刻有没有可能正在别处,对着什么人作威作福?Sir 惊叹于《制服》结尾的讽刺。一个穿着制服的假警察,被穿着便衣的真警察识破。那是无比荒谬的一幕——两个普通人,让一个 " 警察 " 蹲在地上。两个普通人,在追一个逃跑的 " 警察 "。‍ 其实制服没有改变任何事。它没能让小建打破权力与身份的社会规则。还是如鲁迅在《灯下漫笔》中所写:" 天有十日,人有十等。下所以事上,上所以共神也。故王臣公,公臣大夫,大夫,臣士,士臣阜,阜臣舆,舆臣隶,隶臣僚,僚臣仆,仆臣台。"(《左传》昭公七年)但是 " 台 " 没有臣,不是太苦了么?无须担心的,有比他更卑的妻,更弱的子在。而且其子也很有希望,他日长大,升而为 " 台 ",便又有更卑更弱的妻子,供他驱使了。穿上制服的小建,看似在抵抗,在报复。不过还是在寻找那个更低的 " 台 " 而已。他打的是门卫,坑的是货车司机,骗的是外地打工妹。那些表面上赋予小建 " 造反 "" 抗争 " 的力量,反而更证明了这种规则内核的难以撼动。用魔法打败魔法,不会改变什么,只能代表魔法本身的强大。就像贯穿全片的一个动作——蹲。这个屈辱的动作不会消失,总有人要蹲,只不过是看换谁来蹲。其实制服有很多种。有不同的颜色。它可以是蓝色,可以是绿色,可以是白色。最留恋制服的,也许正是那些除了制服,一无所有的人。《芙蓉镇》王秋赦,失去了他绿色的制服,红色的袖章,衣衫破烂。依旧在街上敲着破锣,喊着:运动了,运动了。令人心悸的是王秋赦这样的人。也是那一件件,在风中飘荡不定,随时等候着附身新的宿主的制服。挡住背后一个个具体的面目。也挡住一句句愤怒的话,和无声的白眼。它甚至根本不指向具体。可以以任何形式和名义,出现在任何时候。有些事曾经发生。只需一件 " 制服 "。也就可以再次发生。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编辑助理:M 就是凶手

还不过瘾?试试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