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到底有多难?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王者彩票 > 联系我们 > 今年到底有多难?
今年到底有多难?
发布日期:2022-06-21 11:36    点击次数:198

那些19年挺过来的老板,怎么也没想到2022年还要从头来过一次吧?据某知名咨询机构显示,这三年倒闭了将近46万家企业,其中90%以上都是中小企业。商场如战场,我17年从上海某理工类大学研究生退学创业,可能我过于年轻,倒在了2019年年底的第一场战斗。我从事的是跨境电商行业。运动营养类目进口的生意。做过淘宝、C店、拼多多企业店铺,从PC做到BB,做完渠道之后,我想去做品牌方。由于跨境电商是属于国际贸易的,我本科是工科生,所以19年我跨专业考研。考上了上海某一所财经类院校的国际贸易专业,同一年入住的学校的创业中心。然后在创业中心老师的扶持下在香港注册的公司在美国注册了商标。2019年年底发布的自由品牌的第一款产品,这是一款乳清蛋白棒。实际上这款产品是在国内代工的。

发布会是在学校创业中心举行的,当时声势还挺浩大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来了辆helicopter直升机。总之当时的利润很高,货还没有从工厂出来,就预定了百分之六七十了。所以我当即决定去参加第二年的RWF上海国际健身展。

我们第二款产品是准备在美国代工的,然后我定了大年初七飞广州去见投资人的机票。结果一场疫情,所有的计划全部泡汤了。我整个人都懵了。因为当时我下游积累的差不多有100多家经销商,他们大多是淘宝C店的店主或者是连锁健身房老板。当时健身房334个月都不给他们开门,很多健身房老板直接跑路了。我在家封了有三四个月时间,等到七月份的时候,展会延期举办。我还是硬着头皮去参加了,烧得差不多有十个W。由于疫情整场展会去逛展的经销商比去参展的品牌方都要少。这场展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没有问投资人拿过一分钱,我所有的花销用的都是前两年自己创业的积蓄。从17年到现在2022年我研究生毕业。我没有问家里面要过一分钱生活费。并且在18年的时候我给自己买了辆车。在19年国五、国六换标准的时候,我还给我爸换了辆车,后来勉勉强强出了几批货,一直到2020年年底,我接受了自己的失败。

失败的过程非常复杂,以后有机会详谈。关于这个项目的失败,我总结了一下,疫情可能只是个导火索,回归到整个行业层面,当一个行业它门槛不是很高。所有人都削尖脑袋进去掏钱的时候,他就不再是一个好的行业,疫情他是天灾人祸,没有办法。但是我们也不能总拿疫情出来当借口,还有这个世界是不等人的,倒下之后记得早点爬起来。